唯信仰和精神永世长存

唯崇奉和肉体遗臭万年

2019-07-26 15:55
来源:群众日报

石壕镇赤军义士墓,位于重庆市綦江区苗儿山麓,这是中央赤军途经重庆时留下的唯一一座赤军墓。1935年,为捍卫遵义会议顺利召开,红一军团8000余人奉命挺进石壕镇,5名义士长逝于此。近日,记者再走长征路离开这里,献一束白菊、燃一瓣心香,向反动先烈表白缅怀和敬意。

青山埋忠骨。在反动征途中,这样的赤军墓比比皆是,诉说着“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勇敢
与坚贞。江西兴国腊石寨主峰下长逝着9000多名义士的陵园,见证第五次反“围剿”的悲壮;贵州习水的青杠坡赤军义士陵园,记录赤军将士浴血奋战的过往;海拔4800米的亚口夏山上安葬着12名赤军兵士的铮铮铁骨,让人看到赤军跋山涉水的艰辛……岁月悠悠,风雨蹉跎,无言的墓碑见证浩气长存,让人至今仍能听见汗青深处的隆隆回声。

一座赤军墓,就是一座肉体的丰碑,镌刻下赤军赴汤蹈火的好汉气势。捐躯于石壕镇的5位义士中,有一位赤军司务长,被俘前面对敌人严刑鞭挞
,一直坚贞不屈,在高呼“赤军万岁”中勇敢
就义。在黔东地域,敌军前后夹击,弹药消耗殆尽,红二、六军团黔东自力师在肉搏战中杀出一条血路,不幸被俘的师长王光线拒绝投降,被就地处决。恰是有数这样的好汉,为了民族解放、群众幸福慨然赴死,用鲜血染红了长征的红飘带,换来了中国反动的伟大胜利。捐躯背地,是熔铸于这支队伍的崇高崇奉,是永不磨灭的反动信念。

一座赤军墓,也是一把民气的标尺,丈量出百姓对这支队伍的蜜意。昔时赤军在广西兴安水埠村遭遇阻击,村民拼命捡回12名赤军遗骸,“赤军守陵人”就成为水埠村村民的另一个身份。在湖南嘉禾甫口村,村民彭助立、彭雄等人结构乡亲们捐钱捐米,将锡崎岭激战中捐躯的34名赤军安葬,几代人继续守护墓地。赤军来自群众、植根群众、办事群众,恰是因为得到老百姓的爱戴和反对,赤军将士才能一直打不垮、打不败,不竭从胜利走向胜利。

好汉天地间,千秋尚凛然。长征中捐躯的义士,绝大多数不留下姓名,但他们配合的名字叫赤军;他们的身躯早已融入山清水秀,唯崇奉和肉体遗臭万年。“长征后来人”赵福乾父子继续30多年义务讲解赤军故事,每每谈到昔时捐躯的义士就会眼角湿润。至今,许多赤军义士墓前,缅怀的人群络绎不绝、祭奠的鲜花不竭。伫立在长征路上的赤军墓,如同一个个汗青坐标,时刻提示咱们不能忘记艰苦卓绝的去路,也指引着一代又一代人行进的方向。

重温汗青,也是对初心的叩问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“艰难可以摧残人的肉体,殒命可以夺走人的性命,但不任何力气能够摆荡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。”今天,有数共产党人赓续伟大的长征肉体,不怕捐躯、甘于奉献,为咱们这个时期建立
起一座座肉体丰碑。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倒下的黄文秀,用性命叩开“地球之门”的海归教授黄大年……他们把理想信念书写在祖国大地上,用赤诚之心践行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,以奋斗和捐躯标注咱们这一代人的担当,在新时期的长征路上激荡起催人奋进的力气。

“义士英名与日月同辉”。在石壕赤军义士陵园内,83块题词石碑激扬肉体的力气。长逝于此的5名赤军义士不留下名字,但他们的肉体被一代代人记着、传承,这恰是跨越时空的最好致敬。


[ 编辑: 任志耀 ]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peedette.com